海外長住 long stay澳大力亞聖誕島紅蟹大遷徙 世界之大,生於斯,老於斯,豈不枉費此生?一股新風潮——海外長住(long stay)正在興起。你的人生,也可以這樣過,它不貴,也不難。 文●賀桂芬 研究員●陳竫詒 嬰兒潮世代(一九四六至一九六四年出生)的人們,從2006年起,陸續邁向人生的六十歲。這個族群,在全世界有一億人,全球也將因此掀起一波史無前例的人口快速老化潮! 台灣也不例外,2006年,台灣有十五萬人年屆六十歲;十六年後,也就是二○二二年,台灣將有五百五十七萬人達到六十歲以上,較現在多出二百五十四萬人,平均每四個人中就有一個是六十歲以上人口。 游牧享老新趨勢 嬰兒潮世代開創新退休文化 這是二十一世紀最熱門的議題之一:嬰兒潮世代開始邁向老年。過去,這群人創造了驚世駭俗的新文化,牛仔褲、披頭四、搖滾樂系統傢俱、嬉皮文化、性解放、兩性平權和反戰,伴隨全球經濟高速成長,他們也累積了知識、財富、國際觀,不斷「搞怪」。 如今,他們雖然「老了」,也創造出一股新的「游牧享老」文化:老了也要追求新體驗。 八月底的一個清晨,澳洲東北部的凱恩斯市(Cairns),六十七歲的後藤志垣起床,暖暖的陽光灑進玻璃窗內。七年前,他從日本NHK退休,與太太研究後決定到澳洲長期居住旅遊(long stay),體驗不同的人生。他住家旁邊是高爾夫球場,著名的熱帶雨林和大堡礁則在附近。 「今天潛水應該不錯!」後藤與妻子進城吃完中飯之後,展開精彩的一天。妻子到騎馬場報到,後藤則直奔幾公里外的大堡礁,繼續他為期半年的深海潛水課。 「二十年前了吧,有一次我們NHK製播了一個深海潛水的節目,我當時就想,我這一輩子,恐怕都沒有機會變身那影片中的潛水人。」賣屋後藤心底的渴望,終於在退休後的黃金歲月圓了夢。 妻子也在雨林裡的騎馬場裡有了新體驗。她說,一進雨林,現代城市就被盤根錯節的叢林擋在外面,漫步林中,不時有鳥類突然振翅飛過。這片雨林孕育著上萬種動植物,昆蟲、鳥類和野生動物,無時無刻不在鼓舌鬥唱,拉奏熱鬧的森林交響曲。 在NHK工作近四十年,後藤退休時,日本政府正大力推動老人移居鄉下,但日本社會同質性太高,「去(國內)哪裡其實都差不多」他把目標鎖定在海外,「我想我可以再活個三十年,希望在離開人世之前,盡量多深入了解其他的文化,體驗不同的人生。」 當時,妻子因為「語言不通,環境陌生,怕應付不來」,沒有跟進,而由後藤一個人先到澳洲住了四個多月,妻子跟著「來看看」後,最後也想長住於此。最近,後藤夫婦又到泰國北部的小山城美斯樂旅遊考察。 他說,澳洲售屋網住了七年,有些膩了,等簽證到期後,他想搬回日本住一段時間,再到不同的國家居住體驗。 活出第二人生 半輩子辛苦賺錢,現在要快樂花錢 後藤的想法,正是近幾年逐漸加溫的新退休趨勢——海外長住旅遊,我們稱它作「游牧享老」。這群嬰兒潮世代,雖然在年紀上將被歸類為「老年人」,但他們不服老,希望能把握人生僅餘的黃金歲月,尋找新刺激。他們的退休形態,顛覆過去「人老了,就不願意移動,更戀家、更重安全感」的模式。 這源自於嬰兒潮世代的成長背景,其前半生,無論入學、考試或就業,競爭都比任何一世代激烈,他們如工蜂般戰戰兢兢過日子,也累積比任何一個世代還高的收入。專門針對五十歲以上的人發行的雜誌《Saga》主編格林(Paul Green)觀察:「現在他們孩子都大了,可支配的錢不少,這會兒他們當然要去實現年輕時無暇實現的夢房地產想。」 「他們這一代,一輩子都在創造新文化,現在老了,連退休也要與上一代不同。」美國智庫Demos進一步觀察,「他們寧願花錢買體驗,也不願把錢存下來留給子女。」 海外長住旅遊概念的提出,源自一九九二年,聯合國在巴西召開地球高峰會中的〈里約宣言〉。那是一百零八位國家元首、六萬多名各國代表,經過十二天的討論,呼籲全球平衡環境與發展的宣言,海外長住的概念,也首度被提出。 在日本,此概念的定義是:一、一個月以上較長期的停留(非移民,未來還是以回母國  為前提)。二、以休閒、學習與體驗為目的。三、目標為在地生活,而不在旅行。四、生活資金來源在母國,在當地沒有收入。 這種海外長住,結合退休的新風潮,最早從歐美開始。 歐美先行,日本跟進 日本參與人數二十年增加一六○% 在美國,即將退休的伊利諾州高中酒店兼職教師蘿絲(Ross Greenfield),後年將滿六十五歲,她去年參加了四場喪禮,其中包括她父親。三個月前,妹妹又被發現罹患乳癌,激發她重新思考自己該怎樣過後半生。 七月暑假,她跟兩位學校同事,到泰國北部考察退休後到當地長住的可能性。她被清邁那種古樸、慵懶和精緻給征服,尋訪完彷彿中古世紀的山地部落,在群嶺擁抱的山谷中泡完溫泉,做露天藥草SPA,再回到清邁市區吃美食、泡酒吧,「這才叫人生。」蘿絲說。 和美國相比,清邁的物價只有五到十分之一,她一個月將近十二萬泰銖(約合新台幣十萬零四千元)的退休金,「我想我可以過過富人的癮。」她說,「這一趟旅行,我感覺身體裡有一股火在燒,我要重新再活過。」 在英國,六十四歲的蕭比(Len Selby)去年底接受《金融時報》訪問也說,「別管什麼孩子的遺產問題,我們要的是替自己買一烤肉食材段好時光。」 而在亞洲,這股風潮則從日本開始吹起。相對於多數民族仍有「生於斯老於斯」的傳統養老概念,日本則是第一個顛覆此觀念,以政府的力量大力對外推廣輸出老人的國家。 截至二○○四年十月為止,日本人到海外長住的累計人數已經到達六十五萬五千人,比二十年前增加一六○%,而同一時間,日本整體海外居留人數只增加一四%,永久移居海外的人數只增加二五%。 根據該國long stay財團法人調查,一九九二年,日本人最喜歡長住的海外國家,分別是夏威夷、加拿大和澳洲,其餘均為歐美國家,亞洲國家無一入選。但最新的日本外務省統計則指出,日本退休族至亞洲長居者,以泰國人數最多,其次是新加坡和馬來西亞。 其中,泰國也是第一個將吸引退休人士長住列為國家政策推動的國家,接著,馬來西亞和澳洲也相繼推出。 除了深度體驗之外,到婚禮佈置海外長住,生活成本是考量的關鍵。 北歐人原本很喜歡到西班牙和加勒比海長住,但西班牙加入歐元區之後,物價大幅上漲,很多人開始移到澳洲、亞洲或巴西南部,繼續享受富足的人生。在台灣,根據花旗銀行調查,在台灣退休,平均每月生活費至少需要三萬七千元,但如果住在都市,三萬多塊必須省吃儉用、自己開伙,出入只能坐公車。但若將這筆錢拿到國外長住,卻可擁有更高品質與多元生活。 二○○四年,日本long stay財團法人委託旅行作家千葉千枝子,以一對夫妻、一週外出用餐兩次,出入坐計程車或大眾交通工具為計算標準,針對澳洲、夏威夷、泰國、馬來西亞做調查。結果算出來的每月生活成本,以夏威夷最高,要新台幣十萬元;泰國和馬來西亞最低,四至五萬元便足夠,其中每月一萬元的娛樂費,足夠週週打高爾夫、做SPA。 五十七歲的賀承基,從九份民宿四年前就成為台灣、泰國兩邊住的退休游牧族,他計畫,再等四年太太從資策會退休後,夫妻倆將一起到泰國游牧享老。 「因為同樣的錢,你在台灣享受五分,在泰國可以享受十分。」為了這一天,他當時下了一番工夫學泰文,他以一小時兩百元泰銖的代價,請家教到府教泰語,一星期四小時,連續學了一年半。 相同開銷,更優生活 同一筆錢住泰、馬,週週都打高爾夫 如今,住在台北民生社區的他,兩個女兒都已成年,他在台北幾乎足不出戶,因為「很無聊」。他精彩的生活,只有每三個月去泰國的三個星期,才會展開。 賀承基喜歡打球,在台灣,一場球打下來要五千塊,氣候也不穩定;但在泰國,一場球一千塊,大眾運輸工具方便又便宜。「在台北,我的車停在家門口動都不敢動,否則回家就沒位子,車子擺在那兒跟廢物一樣。」在台灣,他出門只能坐公共汽車租房子,但在泰國,出入都坐計程車,非常便宜。 再以前述的日本後藤夫婦為例,他們在澳洲,夫妻倆今年平均每月的開銷,約合新台幣十二萬元,這在當地日本人的圈子算是相當奢侈的花費。但「我的生活就算(日本)國內非常有錢的人也抵不上啊。」他笑說,如果留在東京,同樣的一筆錢,絕對不可能這麼豐富多彩。 海外長住,既刺激豐富,又便宜,兩大特色深深吸引著即將退休的嬰兒潮世代。而海外長住並非退休人士專利,其實有越來越多年輕人,暫離工作一個月到半年,到嚮往的地點深度旅遊生活,再回來工作,對他們來說,這是一種生活方式的選擇。 而越來越多的國家正瞄準海外長住族群,推出一站到底的精緻長住服務,因此,只要財務能夠負擔,再加上開放的心態,你就能活出精彩富足的第二人生。 辛苦了大半輩子的你,若退休後只守著兒孫,在故鄉等著養老西裝外套,豈不可惜!
創作者介紹

hebe

ui73uiocc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